拆解苹果生产链:iPhone 12大概率如期发布,供应链却怕没人买账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07 15:07
8600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财经杂志优选”,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财经》记者刘以秦、陈潇潇、王凤、周源

编辑:谢丽容

来源:硬核内参,硬核内参是腾讯新闻、财经杂志、环球时报、南方日报、AI财经社联合打造的一档围绕通信、科技和互联网领域的优质科普栏目,旨在让专业领域的内容门槛低一点,枯燥的数据化内容有趣一点。

划重点:

    1.苹果在9月推出5G手机已属迟到,若还不如期发布,则将造成重大市场失误。

    2.通常苹果会在3-4月做新机规划、测试,6-7月试产,疫情是今年工期推后的核心原因。

    3.苹果供应链有一个安全阈值,元器件的供应至少能够满足部分订单,iPhone 12至少能按时发布,但是否能够充足供货有变数。

    4.三星、铠侠、SK海力士、美光等原厂NAND Flash和DRAM工厂生产暂时未受到大的影响。

    5.苹果产品的零部件大多是特制,一旦订单量减少,供应链企业收入和利润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疫情全球蔓延,对于一些需要全球产业协作的行业来说,压力明显。

    今年秋天,是苹果计划推出5G手机的关键时刻。疫情阴影下,不少日韩的苹果供应链公司减少供应,马来西亚、印度的大量工厂也已经停工。一台iPhone的出厂,需要经历上千道工序,有一个环节跟不上,就会导致延期或减产。此前,外界曾盛传疫情将影响苹果iPhone12如期发布。

    近期,有外媒消息称,苹果为了保证iPhone 12如期推出,已动用所有产业链能调动的资源,核心组装商富士康保证不会耽误苹果的既定发布时间。

    苹果如此紧张iPhone12的如期发布,确有压力。目前为止,全球市场份额前六的手机厂商中,唯一没有推出5G手机的只有苹果一家。反观其余厂商,为积累先发优势,在5G上的部署皆如火如荼。截至2019年年底,包括OPPO、vivo、华为、三星、小米、中兴在内的厂商都推出了5G手机,5G手机,已经成为他们的销售主力军。

    苹果已经错过了第一波卡位,不能再错过第二次。

    2020年将进入5G换机潮的关键时刻。除了先行一步的主流手机公司,其他手机公司也在快速赶上。2月26日,高通透露,已有12家设备制造商及品牌,确定在今年推出5G智能手机。综合第三方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及GfK数据,到2020年,全球5G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到1.99亿台。

    为苹果贡献营收大头的两大规模市场——中国、美国,也是2020年全球最大的5G智能手机市场。其中,中国2020年将占全球5G手机零售量的65%,渗透率将达47%。

    也就是说,在中国这样的主流市场,2020年每两个人就将有一个用5G手机。苹果在9月推出5G手机已属迟到,如果还不如期发布,则将造成重大的市场失误。这也是苹果动用一切资源,也要力保其首款5G手机iPhone 12按时推出的主要原因。

    不幸中的万幸,中国疫情已收尾

    疫情高峰期过后,深圳是中国最早复工的城市之一,一个月前,在深圳务工的袁智清就收到各个大厂发来的招工声明,包括富士康、昌硕等

    深圳一家苹果供应链公司已经复工一个月,公司董事长告诉《财经》记者,该厂目前已经全面复工复产,但目前生产的都是之前拿到的订单,还未接到新的订单,这让他开始嗅到危险的味道:“已经出现危机苗头,再过一个月,压力会全面来临。”

    他所说的潜在危机,指的是苹果能否如期全面启动新款iPhone的量产流程。

    iPhone旺销周期一般在发布后的三个月,也就是说,首批订单必须要在前两个月就全部完成。相比普通手机品牌,苹果的供应链压力更大,尤其是核心元器件供应。

    前述苹果供应链公司董事长称,通常苹果会在每年的3-4月开始做新机的规划、测试,6-7月开始试产。但今年由于疫情影响,苹果的工作人员无法驻厂,一些核心元器件无法做到现场确认,这是工期推后的核心原因。富士康近期也向投资者承认,由于隔离和持续的国际旅行限制,该公司确实在生产周期上遭遇了挫折。

    尽管有报道称苹果会全力保障iPhone12的如期推出,上述苹果供应链公司董事长依然悲观:“新iPhone的推出,大概率会延后。”

    另一家苹果主要合同装配商的高管称,目前的现实是,新机的投产时间确实已被推迟。苹果截至3月末的季度订单可能已较上年减少18%。

    不过,iPhone的核心生产基地在中国,中国的疫情正在进入尾声,这为新款iPhone如期发布带来了极大的正面效应。

    苹果的主要合作伙伴富士康对新iPhone的如期发布充满信心。财联社4月1日发布消息称,富士康向投资者保证5G版iPhone可以在今年秋季推出。对于这则消息,富士康方面向《财经》记者回应称:“我们不针对单一客户、产品发表评论”,不予置评。

    随着疫情在中国的逐步好转,富士康深圳龙华区一位主管告诉《财经》记者,“预计新iPhone可以如期发布,每年都是5月份开始量产,今年最大的问题是目前来看订单量减少了。“但他也强调,按照目前富士康的复工复产节奏,如果要加大订单,富士康完全有能力应付。

    据《财经》记者了解,受新冠疫情影响销量疲软,包括华为、OPPO以及vivo在内的巨头都加速了5G新机的推广,以刺激消费需求。一位年收入过亿的四川手机地包商对《财经》记者表示,2月中旬过后,几家国内巨头明显加强了5G手机的上新,目前其售卖的手机中有四成是5G手机。

    这意味着,就算疫情造成了手机销售总量下滑,但5G手机的渗透率却反而上升了,并且上升势头会越来越快。如今,电信运营商已经打通了4G、5G套餐的互通,用户如果想在此时购买新的手机,一般会首选5G手机。据中国信通院数据,2019年12月,5G渗透率仅为15%左右,到今年2月,该数据已变成37%。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预计,大量的需求、大量的选手入场,最大的变化是5G手机价格将加速下探。在手机市场,降价意味着一个新制式手机时代从萌芽到普及。回溯中国手机市场的前几次代际变革,当均价跌破2500元,就是迎来大规模换机的时刻。

    上述人士皆认为,这个时刻将在今年三季度。这意味着,如果届时苹果缺位,很有可能错过换机潮。

    不过,多位供应链人士对《财经》记者强调,苹果供应链有一个安全阈值,供应商都有安全库存,元器件的供应至少能够满足部分订单。他们认为,iPhone 12至少能按时发布,但是否能够充足供货是有变数的:“买的人多,要等;不多,不用等。”其中一位苹果供应商对《财经》说道。

    核心元器件受影响,但不致命

    富士康负责苹果手机的组装,组装如期完成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上千个元器件不出问题,及时供应。

    一家苹果主要供应商大立光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苹果目前核心元器件缺货情况已得到缓解,“半导体都是提前一年规划的,目前来看,新品规划没变。”

    Gartner研究副总裁盛陵海告诉《财经》记者,他的观察是,不排除零部件缺货的情况,但总体来说不明显,因为供应链基本都在亚洲,疫情对亚洲的影响不大,“中国的疫情赶上了春节,春节本来就是低开工率,现在已经基本复工。”

    但他同时提到,人员隔离确实是个问题,苹果人员无法现场测试解决开发的问题,不光是富士康,包括所有的供应链厂商都是正常情况,通常来说,3月-4月,苹果的工作人员一般都要到产业链供应商的工厂里驻场监督指导,保证开发顺利进行,疫情将这种工作方式变成了几乎不可能,一些重要的零部件厂开始采用远程指挥的方式,但这种方式不能保证效率如初。

    尤其对于5G手机来说,苹果的工作人员不能和供应链厂商自由有效互动,5G网络测试很难做到完美。

    投资银行摩根大通此前一度预期半导体厂恐面临砍单压力,但因业界迟迟未传出重大消息,摩根大通最新预测,原预期的砍单可能转为库存调整,尤其第2、3季调整压力非常大,这将导致今年半导体市场衰退。

    由于产品线众多,一般手机厂商每款手机的首批订单量大概在几十万部左右。相比之下,iPhone的量更大,以2019年发布的iPhone11系列为例,其首批订单量超过800万。

    iPhone的核心元器件包括摄像头、显示屏与触摸屏、处理器、存储芯片以及基带芯片。一位苹果核心镜头供应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辅材出了问题,换起来相对容易,一旦涉及到核心元器件,就很困难。

    尽管每种元器件苹果都有替代供应商,但由于这些部件都是依据苹果的要求特制而成,从开发到量产都需要大量研发投入。即便要换,新供应商要跟苹果完成测试环节,至少要三个月。

    所以,一旦进入送样阶段,除非不可抗拒的原因,核心供应商一般不会更换。也就是说,新iPhone能否准时顺利发布,取决于这些核心供应商的能否按时交付。

    韩国公司LG为苹果提供核心高端镜头模组,80%的苹果高端摄像头模组都由LG提供。一位苹果供应链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今年3月,LG的韩国模组厂供应出问题,苹果当时确实萌生了延期想法。但几天后,工厂又复工了,问题基本解决,目前已恢复供应。

    2019年苹果公布的200大核心供应商名单中,中国大陆地区公司(41 家)、台湾地区企业(46 家),美国企业(38 家),日本企业(38 家),欧洲(18 家),韩国(11 家),这些供应商大约占苹果全球采购支出的98%。

    根据iPhone 11 Pro Max的拆解,主要的组件是摄像头、显示屏与触摸屏、A13处理器、存储芯片、基带芯片,合计占据iPhone 11 Pro Max总成本的65%。供应商包括京东方、比亚迪、美光、铠侠、夏普、台积电(处理器代工)等,疫情的全球爆发对苹果的各供应商也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财经》记者了解,受疫情影响,iPhone摄像头涉及的多个环节或多或少出现了货源紧缺问题。

    摄像头不仅是手机里最亮点的环节,也是目前所有元器件中最昂贵的部件,占据了成本的15%左右。

    另一个紧缺物料是镜头中的传感器芯片。高端传感器芯片的主要玩家有两家,一是索尼,一是三星。据《财经》记者了解,索尼产能本来不大,加之日本、韩国都面临疫情防控的问题,这可能导致后续新品产能出现问题。

    为苹果提供定制款 TOF 距离传感器的意法半导体也受到了波及。其主要晶圆厂都在重灾区,一座是位于法国卢塞的8英寸晶圆厂,另一座位于法国图尔。3月19日,为应对新冠病毒,意法半导体已同意将法国工厂减产50%,直到4月2日。目前,由于欧洲疫情仍处于高峰期,并没有新的积极进展传来。

    前述苹果供应商表示,iPhone 12的镜头上将有一项新的3D感知TOF技术,其供应商为意法半导体。如果能够顺利发布,该技术将是苹果首发,很可能成为5G iPhone的一个杀手锏。一位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针对意法半导体的情况,苹果已经更新了订单数量。

    整体看来,苹果的主要供应链环节,都受到疫情影响,但都不致命。

    另一个消息是,中国屏幕制造商京东方已经成为苹果屏幕提供商,还与触控板厂商GIS达成合作协议,很有可能为苹果5.4英寸iPhone 12提供屏幕。随着中国大陆地区“疫情”好转,京东方企业复岗率已超过90%,武汉工厂正处于量产爬坡期,预计4月份可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虽然销往海外的部分产品交付有所延迟,但目前均已运出,海外销售目标并不受影响。

    另据相关人士透露,苹果主要屏幕供应商三星正在考虑将之前iPhone屏幕出货量年产7000万块目标下调17%至5800万块,还计划在越南工厂裁员。

    受疫情影响,SK海力士韩国利川工厂曾出现一名确诊病例,但生产未受影响。美光也有两名员工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其马来西亚用于封测高价值NAND的工厂曾出现短暂的关闭。整体而言,三星、铠侠、SK海力士、美光等原厂NAND Flash和DRAM工厂生产暂时未受到大的影响。

    压力传导消费端

    回看全球手机产业的数次换机潮,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洗牌。十年前的2G换3G,直接洗掉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此后进入智能机时代,又催生了苹果和三星。2014年3G换4G,华为、OPPO、vivo和小米得以乘势崛起。

    作为手机巨头,市场最终考验的是,能否一次又一次的抓住革命性浪潮,并持续推出创新性的产品。但此前的5G窗口卡位上,苹果并没有占到先机。

    对于当下的苹果来说,另一个难题是,疫情短期内难以控制,大部分的门店都处于关闭状态,如何与消费者保持连接。

    受疫情影响,目前,除中国外的所有苹果零售门店都处于关闭之中。4月2日,苹果公司告知员工,美国的苹果零售门店还将继续关闭,直至五月初。苹果公司零售高级副总裁Deirdre OBrien曾表示,美国境外的部分苹果零售门店最早将在四月上旬重新开业。

    鉴于大量门店关闭的现状,苹果要求其零售店员工暂时转为远程客服人员,线上帮助客户处理需求。

    线下体验店对苹果至关重要。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通常会通过现场体验,以获得更多销售,由于消费者进店意愿减弱,销售情况会更具挑战性。

    如果用户消费意愿下滑,对于一些苹果供应链公司来说,打击才是致命的。目前看来,iPhone中国销量下滑,可能无法避免。

    中国信通院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634.1万部,同比下降54.7%。其中,Android 手机占比92.2%。1月智能手机出货量2036.6万部,其中Android手机占比88.7%。照此计算,苹果手机1月份出货量230.1万部,2月份出货量49.5万部,环比下降78.5%。

    消费电子产品不是生活必需品,特殊时期需求面疲软是必然。一位台湾代工企业高管对《财经》记者分析,疫情期间,“民生需求面才是王道,所有创造出来的需求都将打回原形”。Strategy Analytics 分析师隋倩向《财经》记者表示,今年2月,苹果在国内线下渠道端销量下滑了8成以上,她预测,一季度苹果iPhone全球的出货量会同比下滑10%左右;二季度,苹果手机仍处于同比下降区间。

    前述苹果供应链公司董事长提到,“我最担心的不是iPhone延期,而是没人买新的iPhone。”苹果产品的零部件大多是特制,需要供应链公司单独开辟产线,投入巨大,一旦订单量减少,收入和利润都会受到严重影响,“我们还要养活大量工人,如果1个月之后新的订单下不来,很多供应链工厂都将陷入危机,如果3个月还不能恢复,大量工厂将倒闭。”

    “大元器件厂商在其他手机厂商面前,是有话语权的,但在苹果面前,只能处于弱势地位。”大立光相关负责人坦言。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已经开始担心苹果的销量,Cowen分析师克里斯·桑卡尔(Krish Sankar)在报告中指出:新冠病毒的影响正在从供应链向需求端扩散。由于iPhone、iPad销量将会下降,该分析师将苹果目标价从370美元降到335美元。

    为了刺激消费,苹果手机已经开始降价。4月2日起,在苏宁易购平台上,iPhone11最高降价1600元,这是iPhone11发布以来,中国市场的首次大范围大力度的降价。不过,这是渠道的降价行为,并非苹果自身主导的。

    疫情全球蔓延对于任何外向型产业的影响都是深远的,苹果只是其中的典型之一,苹果遭遇的问题和应对方式,是如今全球化产业链协同体系对抗大型灾难的一个尝试和样本,iPhone12是否可以如期发布,是否将及时为苹果的5G时代战略承当应有的责任,都将具备重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