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贷预警:小微企业和工薪阶层“受伤”严重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14 12:05
7715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经财富”(ID:zhongjingcf),作者:张漫游,36氪经授权发布。

继国有大行之后,中小银行正以消费贷为突破口,加紧布局零售业务。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消费市场增长乏力已经传导给了银行的消费金融业务。

某城商行个金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20年以来,整体消费不旺盛,3C、汽车等领域消费下降。同时,监管政策趋严,消费贷市场整体热度和规模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助贷渠道作为中小银行拓展消费贷方式之一,亦受到冲击。记者了解到,疫情期间银行助贷业务规模多有下降。随着对“无接触银行”探索的加快,也有银行方面表示,未来会进一步压缩与助贷机构的合作授信规模。

消费贷面临缩水压力

工作还不满两年的肖欢(化名)是一名车企的员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他已经三个月没领到工资了。“本打算新年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给自己换一台高配置的电脑,但现在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吃住都成问题,更别提贷款买电脑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对于消费市场的打击不小,如肖欢这样有消费信贷计划但暂时被搁置的案例不在少数。

“工薪阶层收支管理、应急资金储备管理和资产管理等能力相对较弱。工作收入直接影响到其家庭日常生活的运行和保障。这意味着,普通工薪阶层和微小企业主这类微弱经济体对贷款有着较高的需求,但其收入的减少或断裂势必影响银行主体对其的授信准入。”郑州银行小企业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深刻体会到了疫情对银行消费贷量、价、质各核心指标构成的直接冲击。“疫情期间,隔离防控措施大幅降低了消费需求,原材料、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动受阻,生产、销售、物流等正常经营活动都受到了严重干扰,大部分中小企业遭遇了订单取消、资金断裂、复工延迟或停工减产的危机,也因此出现了短期内‘因疫遇困’失去工作、减薪的消费贷客户。”该负责人说。

工行投资银行部研究中心研究报告显示,从消费角度来看,一二线城市春节黄金档期的消费占全年比重相对较小,以外来人口居多的北、上、广、深等超一线城市所受负面影响则更低。而三四线城市春节期间务工人员大量返乡,礼品、餐饮的消费量可能占到全年消费量的20%,一些非生活必需品,如化妆品店的春节销量甚至能达到全年的三分之一。由此,本次疫情对三四线城市消费的负面影响大于一二线城市。

“三四线城市正是很多中小银行扎根的市场,居民消费水平的下降,压力也将传导给这些银行。”某城商行管理层人士告诉记者。

上述城商行个金部人士坦言,和去年同期相比,客户消费欲望和还款能力下降,对应的资产质量会有下降。

“2020年一季度部分消费贷款客户还款受到影响,逾期贷款较同期略有增长,但整体风险可控。”前述郑州银行小企业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如是说。

计划压缩助贷业务规模

记者了解到,目前银行布局消费金融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方面是借助银行自身的渠道,另一方面是与互联网金融等第三方平台合作,通过助贷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如今,银行消费信贷的压力已经传导到了助贷业务层面。

“近期,我行助贷业务规模呈下降趋势,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客户消费渠道较少,提款较少,导致助贷业务规模略有下降。”前述郑州银行小企业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坦言。

某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在疫情之前,该公司已经与一家助贷机构签订好了综合授信额度,目前与助贷公司合作规模并未受影响,不过合作授信额度的使用情况确实不如去年同期。

上述城商行管理层人士也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此前跟助贷机构合作的授信额度消耗得很慢。疫情期间,我们还加速落地了‘无接触银行’,积极研发和宣传自己的线上消费金融产品。接下来,我们计划会逐步减少与助贷机构的综合授信规模,尝试通过自己的渠道吸引客户。”

前述郑州银行小企业金融事业部负责人亦举例道,该行在2019年研发推出全线上消费贷产品“优先贷”,并在疫情期间进行了重点推广,已经初见拓客成效。

近些年来,银行的助贷业务正逐步被规范。如4月1日,厦门市地方金融协会网站发布《关于厦门市小额贷款公司与合作机构开展贷款业务的工作指引(试行)》,规范厦门市小贷公司与银行开展贷款业务。

上述城商行个金部人士告诉记者:“随着监管的趋严,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会逐步回归本源,服务属地经济。通过互联网的贷款发放会更加规范和谨慎,对于省外资金的投放会更谨慎,部分省如浙江对于资金出省已经提出了限制。同时,在风险自担以后,中小银行会更多倾向于自营业务,在线上也会选择持牌机构及大平台进行合作。”

事实上,自监管层在2019年强调银行要对助贷业务实现自主风控后,助贷机构在合作中更多是负责前端拓客。此外,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通过助贷渠道获得的客户黏性并不强,这亦是在目前的情况下,银行和助贷的合作有所减少的原因之一。

仍需数据及科技资源补给

近期,上市银行陆续公布了2019年业绩报,从部分银行的业绩表现可以看出,多家银行加速了对消费贷市场的跑马圈地。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浙商银行消费贷款规模为930.14亿元,2018年同期为501.14亿元,增幅约86%;长沙银行个人消费贷款规模为180.58亿元,2018年同期为91.04亿元,增幅约98%;青岛银行个人消费贷款规模为94.70亿元,2018年同期为38.28亿元,增幅超147%。

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银行消费贷扩张再度承压。未来,银行应如何布局消费金融?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消费金融在政策红利延续、消费观念转变等影响下持续快速发展,但随着监管对消费金融领域的清理整顿力度的加大,行业的发展也在逐步规范化。“银行需要进一步发挥自身在客户资源、风控能力、征信体系等方面的先发优势,加大金融科技的深度应用,才能有效规避风险。”武雯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认为,理论上,银行在疫情期间可借助资金成本优势,逐渐把互金机构存量客群里相对优质的用户争取过来,但在实践中,这对银行识别优质用户的能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就多数银行而言,仍处于金融科技转型的初步阶段,自身互联网运营、大数据风控能力相对不足,再加上疫情冲击下借款人风险特征发生较大变化,原有的风控模型不再适用,对银行的金融科技实力提出很高的要求。”

“对银行来说,不仅需要有持续产品创新的能力、场景化建设的能力、品牌塑造力、与互联网公司的跨界合作力,还需要不断借助金融科技手段维稳资产质量。”武雯如是说。

天宝华投资(北京)副总裁于宝山在做风投业务的过程中,接触过很多助贷机构。他告诉记者,随着监管趋严,近期做助贷业务的平台在减少,不过合规的助贷平台占比越来越高,这些机构与银行的合作仍存在空间。“专业的机构做专业的事。从目前来看,金融科技实力不足的中小银行还有很多。未来,这些助贷平台应该夯实自己的数据和技术优势,帮助这类银行筛选出更符合要求的客户,助其拓展消费金融业务,从而实现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