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和新冠病毒:为什么我们不能重蹈覆辙?(中)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24 12:00
5534浏览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如今仍然在全球传播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大流行。然而,更值得让人深思的是,在世界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仍然有面对其它大流行的风险和残酷事实。早在200余年前,霍乱就形成了全球范围内的第一次大流行,然而,直到今天,第七次霍乱大流行仍然在部分贫穷国家和地区肆意传播。为什么在有防治方法和疫苗的前提下,霍乱仍然在进一步蔓延?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又会重蹈霍乱的覆辙?这篇翻译自《卫报》(The Guardian)的长篇文章,原标题是Cholera and coronavirus: why we must not repeat the same mistakes,英国医务工作者Neil Singh在文中结合霍乱发生的历史背景和防治手段,提出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思考。这是本系列文章的中篇,主要讲述的是霍乱病毒研究、疫苗研发与治疗过程中的资源不对等性。

划重点

    在英国殖民统治末期,几乎所有在印度的英国公民都能够使用干净的自来水,但当时能使用干净自来水的印度人只有1%。

    即便在如今的21世纪,印度当地政府仍然拒绝在为了确保人民能够喝上洁净自来水的项目上投入足够的资金。

    尽管已经有了霍乱疫苗,特别是印度本土已经有医药公司生产霍乱疫苗的前提下,仍然有许多人无法获得疫苗。

    为了赚到足够的钱来支付两剂疫苗,英国人平均只需要工作不到一个小时,而印度农民平均则需要工作整整三天。

自始至终的不平等性:霍乱病毒研究、疫苗研发与治疗

1813年,英格兰东北部城市约克(York),弗兰西斯·斯诺(Frances Snow)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小孩约翰(John)。她和她的丈夫威廉·斯诺(William Snow)在当地一个煤矿工作,通过在当地条件最恶劣的工作之一,来抚养刚出生的儿子。

约翰成长的地区与印度的比哈尔邦相似的是,当乌兹河(River Ouse)溃堤的时候,也经常遭受洪水的影响。

约翰长大后成为了一名医生,他开始怀疑霍乱是由“臭气”而引起的这个说法。相反,他认为霍乱应该与水有关联。

1854年,霍乱在英国伦敦西部的苏豪区(Soho)爆发并造成616人死亡。在此期间,约翰也成功地验证了自己的推测,并且因此而广为人知。他绘制了当地所有霍乱病例的点状图,与所有病例的家人沟通交流,了解这些病例的日常生活习惯,并且精心地展开我们今天所谓的密切接触人员追踪。

约翰发现,几乎所有病例都接触过同一条大街上的水泵。随后,约翰拆除了那个水泵的手柄,造成其无法使用。这一做法,导致苏豪区的霍乱病例数量急剧减少。后来才发现,这口井由于非常浅,已经被附近的污水坑所污染。

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实验,约翰解开了霍乱的“神秘面纱”,这也是自他幼年一来一直困扰着他的难题。而这个神秘面纱的背后,居然仅仅是因为平平无奇的脏水。

1854年在约翰·斯诺(John Snow)实验下被确定为苏豪区霍乱爆发来源的水泵复制品。图片来源:Alicia Canter/Observer

然而,对于殖民帝国而言,这却是一个极大的问题。毕竟,其统治的城市和殖民地的卫生环境非常糟糕。快速工业化进程让英国和印度的农村工人都陷入了贫困,从而引发大规模农村移民到城市工作。由于没用任何公共设施,这些新移民只好在卫生状况不达标且污染极其严重的贫民窟中搭建了临时棚屋。

约翰的实验发现,促使在印度主要城市成立了“社区提高基金”和公共卫生委员会,并且的确改善了卫生条件,但大部分仅仅针对的是英国公民和殖民地官员。

在英国殖民统治的末期,印度几乎所有的英国公民都能够使用干净的自来水,但相比之下,能够使用干净自来水的印度人比例仅有1%。

如今,仍然有超过50%的印度普通家庭无法获得任何形式的卫生设施。这即意味着,他们必须在露天排便,并且有70%的污水都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直接流入了河流和溪流。

因此,印度每年有多达三万人因感染霍乱而死亡。而有条件的家庭,则会在自家挖掘深深的水井。鉴于我的祖父母曾经在做这件事上遇到的麻烦和耗费的金钱,我能够分享的事实是,喝了祖父母自家水井中的水,我仍然会感到胃部不适,也迫使我在去祖父母家中的时候,不得不当着他们的面喝瓶装水,这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耻辱。

然而,这并不是他们的错。从个人的角度而言,他们能做到的也就仅此而已。毕竟,更残酷的事实是,当地政府拒绝在为了确保人民能够喝上洁净自来水的项目上投入足够的资金。

约翰·斯诺的发现,是防治霍乱进程中的重要第一步。然而,由于这场大流行持续肆虐欧洲大陆,必须通过有效的药物来预防喝治疗这种疾病。而这个问题的前提是,科学家们必须要了解和明白为什么脏水会让我们生病。

在意大利中部城市佛罗伦萨(Florence),斯诺的同事每天基本上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设计的显微镜。

菲利波·帕西尼(Filippo Pacini)是意大利的一位病理学教授,他也是这个领域的先驱者之一。他在显微镜新型技术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在他19岁的时候,他就通过显微镜发现并命名了许多之前未曾发现的人体部位。

帕西尼坚信,包括一直困扰她姐姐和大多数人日常生活在内的许多医学奥秘的原因,都可以通过显微镜的仔细观察而发现。

帕西尼研究了四名死于霍乱的病例器官。他用显微镜仔细检查了他们的肠道,发现每个病患的大肠都出了相同的问题。他们的肠壁极其不寻常,不是正常情况下的粉红色和橡胶状,而是苍白并且像湿透的报纸一样散落开来。当他尝试用一个细小的探针剥落肠壁的组织时,他发现组织中出现了许多像蝌蚪一样的点状物质。

帕西尼意识到,这些点状物质(他基于其外形而命名为“逗号”)肯定是造成霍乱的原因。毋庸置疑的是,帕西尼是第一个通过科学研究并发现多个世纪以来一直困扰人们的人,这个疾病可能是由肉眼根本看不到的细小物质造成的。

然而,科学家并没有认可他的研究价值,在接下来的30年中,帕西尼的研究发现就这样被冷落和忽略了。

虽然帕西尼发现了病毒的“细菌”,但直到1883年德国医生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在埃及发现了逗号杆菌后,细菌学理论才逐渐开始普及。在随后的一个世纪中,基于印度次大陆地区刚刚独立后科学家取得的有关突破,更深入的研究又发现了两种关键的靶向治疗方案。

1953年,孟加拉科学家赫曼达·纳什·查特叶(Hemanda Nath Chatterjee)研发了一种用盐和糖混合的物质,可以将其用水冲泡,来安全地替代因腹泻而流失的大量水分。直至今日,这种简单的配方也仍然在使用中。

六年后,医学家桑布·纳什·德(Sambhu Nath De)发现,霍乱能释放出一种有毒毒素,该毒素应该和细菌一样受到重视。在加尔各答的实验室中,桑布通过简单的设备展示了不需要细菌就能使人生病的做法。如果把它们炖煮成浓汤,然后像整个香料包一样捞出,剩下的汤也足以造成危害生命的肠道损伤,并且显现霍乱的所有症状。

这些发现改变了我们对霍乱及其治疗方法的理解。他们也为两种新型药物的研发奠定了基础。这两种药物,其一是口服补液疗法,可以用来补充失去的盐分;另一种则是霍乱疫苗,可以用来形成针对细菌及其毒素的免疫应答。

2009年,一位护士在津巴布韦为一名感染霍乱的孩子喂食糖溶液。图片来源:Philimon Bulawayo/REUTERS

如今,在西方国家很容易就能获取抗击霍乱的最有效疫苗朵克拉尔(Dukoral)。这种口服疫苗服用起来也非常简单,只需要将一小瓶液体疫苗倒入水中,再加上可以保护疫苗免受胃酸影响的一小袋颗粒状缓冲液即可。整个服用过程就像在茶里加入牛奶和糖一样便捷。

两剂疫苗就能够让你产生免疫应答,并且对人体保护期的持续时间长达约5年。然而,由于霍乱病毒最流行的地区其水源污染严重,因此朵克拉尔疫苗并不能在这些地区使用,否则只会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另外,由于这些地区的人民相对贫穷,他们也买不起疫苗。为了赚到足够的钱来支付两剂疫苗,英国人平均只需要工作不到一个小时,而印度农民平均则需要工作整整三天。

当然,也有其它稍微便宜一点的霍乱疫苗,比如印度生夏生物科技(Shantha Biotechnics)制造的生夏疫苗(Shantha)。这种口服疫苗的优势在于,它不需要额外加水,可以直接倒入口中。但就效果而言,还赶不上朵克拉尔疫苗的功效,而且相隔两周后仍需服用两剂。这对于还没有完全覆盖印度广大农村地区的医疗体系而言,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此外,对于霍乱疫苗接种计划而言,也存在许多其它的障碍。为了行之有效,他们必须覆盖足够多的人口,从而实现群体免疫。这就需要精准的监视,但如果缺乏强大而集中的公共卫生健康系统的话,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和其它霍乱仍然流行的国家一样,印度缺乏相关的基础设施,这主要也是由于殖民掠夺、后殖民时期的债务以及1990年代政府减少开支背景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提供的贷款等多种因素导致的,并且制造导致当地政府削减在公共卫生和教育领域的预算,但这方面的投入对一个仍然没有控制霍乱疫情的社会而言,却是不可或缺的。

因此,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在霍乱流行的地区使用疫苗,特别是印度自己国内也能够生产简单服用的霍乱疫苗,但我那些远在比哈尔邦的家人们却仍然没有服用霍乱疫苗。更讽刺的是,我作为一个生活在西方国家的人,如果我想要回印度去拜访他们,我却可以在印度非常容易地接种霍乱疫苗。

口服补液疗法以及霍乱疫苗的出现,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大大地减少了霍乱的传播范围。但遗憾的是,霍乱病毒并没有完全地消失。

在桑布展开了开创性研究的两年后,霍乱疫情的第七次大流行在印度尼西亚爆发了,并且很快就传播到了整个亚洲和北非地区。这个大流行病仍然还在传播当中。超过10亿人都生活在有风险感染霍乱的国家。毫不意外的是,这些国家大多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延伸阅读:

    霍乱和新冠病毒:为什么我们不能重蹈覆辙?(上)

    霍乱和新冠病毒:为什么我们不能重蹈覆辙?(下)

    译者:俊一